“80后”掌舵 东阳红木转型提速

谢佳婷 孔文燮

2019年01月24日08:08  来源:北京商报
 

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王海洋娴熟地泡着茶,聊着天儿,身边都是清一色的“80后”:杜长江、吴春飞、方洪、马姣姣……他们聚在一起可不是只为了聊天,而是商讨东阳红木产业的发展大计,这样的“神侃会”每月都会有那么几次。在东阳,他们这群人被称为“红创二代”。2019年开年,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时发现,东阳红木企业在过去三年的时间里从3000多家淘汰到1300多家,在变革大潮中,以“红创二代”为主体的“80后”正在走上管理舞台,推动东阳红木加速转型升级。

一个“80后”的创业传奇

“严格来说,我属于‘红创一代’,双洋是我一手创立的,但我也是个‘80后’。”作为双洋红木董事长、东阳红木协会青年企业家委员会(以下简称“青委会”)主任,王海洋十分谦虚,举手投足间显出大气、稳重、优雅的气质。

在创立双洋红木之前,王海洋是一家磁瓦厂的合伙人,品牌采用的就是“双洋”。“父亲是做生意的,是他那个时代比较红火的床上用品批发商,每天穿梭于工厂与店面之间,耳濡目染下,我从小就立志要做老板。”2019年元旦刚过那几天,东阳下着细雨,有些阴冷,王海洋一面泡着茶,一面说起自己的创业故事,偌大的办公室充满了暖意,“我在小学的作文中写到将来的理想,就不是写的做科学家、大学教授之类,而是做老板。”

2003年,刚刚从浙江大学毕业的王海洋不愿参加任何工作,直接向父亲提出借他100万元开始创业。创业做什么?他根本不知道。因为自己一个亲戚开的是磁铁厂,东阳90%的企业都在做磁铁生意,于是他也一头扎进磁铁行业,开了个磁瓦厂。学电子信息通信出身的王海洋拉着刚退休的父亲和在医院工作的哥哥王志杨三人合伙,并以兄弟俩名字的谐音取了个“双洋”的品牌名,父亲和哥哥负责生产,他负责销售。“刚开始跑业务,一窍不通,连产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仅凭一张嘴就敢四处找订单、拉客户。”15年后,王海洋仍然佩服自己当时的胆略。

不过,仅靠一腔热血根本行不通。王海洋辛苦奔波了几个月,一算账,赚的钱发工资都不够,更别说利润了,产品卖不出去,只能一堆堆倒掉。初尝失败滋味的王海洋并没有气馁,反而越挫越勇,很快与当地著名的电机厂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两年后,双洋磁瓦厂做到了东阳老大,销售额达到2000万元,最忙的时候两条生产线满负荷地昼夜作业,还是有很多订单不得不延迟交付。这让王海洋思考起磁瓦行业的前途:一方面电机磁瓦属于上游原材料产业,附加值低,没有议价权;另一方面,两条生产线都已饱和,再投入一条生产线回报率也不高,利润太薄。

2006年,王海洋决定卖掉磁瓦厂的股份,开始第二次创业。当时红木已经在东阳做成了气候,政府也相当支持,是个朝阳产业,于是他一脚踏进这个行业,开起了红木厂,并沿用“双洋”品牌。有了第一次创业的经验,王海洋很快便带领双洋红木走向了全国。截至2019年1月,双洋红木在全国拥有100多家专卖店,成为名副其实的行业知名品牌,王海洋也用自己的成功,书写了一个“80后”东阳企业家的创业传奇。

年轻人渐成新生力量

以王海洋为代表,东阳红木界一批“80后”“红创二代”正在走上前台,有的是自己创业做老板,有的是继承上辈事业做掌门人,有的则在父辈的企业中分管重要部门,以青委会为平台,大家互相交流、学习、鼓励,形成一股重要的新生力量。

出生于中华木作世家的卓木王总裁杜长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创二代”。2005年,杜长江大学毕业后,到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继续深造,游历伦敦,受到欧洲古典文化的熏陶。两年后学成归国,他没有立即回到父亲身边,反而先到上海一家房地产企业进行社会历练,每天穿梭于摩登时尚的上海,感受到中西结合的文化氛围。2011年底,杜长江回到东阳,从卓木王品牌创始人杜承三手中接过总裁大印,开始了卓木王的变革之旅。既有中国文化的沉淀,又有西方文化的洗礼,还有其他企业的管理经验,完成企业转型和升级,勇气、信心和能力,杜长江一样也不少。

不同于杜长江子承父业,同样是“80后”的方洪与王海洋一样,也是自己创业,他以前做的就是木材生意,给红木生产企业提供原材料。做红木,自己的实力无法与巨头抗衡,2015年方洪创立明尊红木厂时,便走上了一条看似艰难却很独特的路:专做正宗明式。几年下来,凭借纯正的风格、苛刻的工艺、精准的定位,已经在东阳小有名气,连东阳红木办负责人都对他赞不绝口:“方洪的企业做得不大,但产品特别有韵味,懂行的人是真喜欢。”

方洪对于传统工艺的执念并非个案,比如另一个“80后”吴春飞。不过,他既不是自己单独创业,也不是传承祖业,而是巧借东风。苏阳红是东阳著名的红木品牌,早在2009年刚刚起步时,吴春飞就加入其中,从基层做起,深入生产一线,用三年时间掌握了木材辨识、制作的各道工序,并历练了企业管理。“东遇”便是他借助苏阳红的实力,从苏阳红派生出来的新品牌。区别于苏阳红做古典红木、以缅甸花梨为主材,东遇专做新中式、以刺猬紫檀为主材。正如“东遇”这个品牌蕴含的意义一样:在东阳相遇,在东方相遇,他要让红木更符合年轻人的审美,走进千家万户。

与吴春飞相似,“80后”马姣姣也是从基层做起,从直营店的销售到总部办公室、生产车间,熟悉红木的生产、销售全流程。作为上任不久的御乾堂红木总经理,她要将父亲创立的事业发扬光大。还有一位“红创二代”吴奕玎,父亲是著名的红木大师、中国木雕艺术大师、大清翰林董事长吴腾飞,在美国读大学的最后两年,父母专门断了他的经济来源,让他自食其力。不得不靠打工谋生的吴奕玎2018年初提前修完美国的市场营销课程回到东阳,担纲大清翰林的营销工作,未来的路可以说才刚刚开始。

据统计,截至2019年初,青委会共有40多名成员,以“80后”为主,正值年少,朝气蓬勃,给东阳红木这个传统产业带来了青春气息。

从“顺势而为”到“因时而变”

双洋红木何以能够迅速崭露头角?王海洋的总结是:顺势而为。具体而言,就是双洋红木诞生那个年代,东阳红木正方兴未艾,只要开个厂就能火,这也直接导致红木企业在东阳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到2014年达到顶峰,官方权威统计的企业数量达到3000多家。

历经环保严政、高端消费被抑制、需求下降等多重洗牌,三年中东阳红木企业骤减至1300多家,死掉了一半以上。能够存活下来并有所发展的企业,已经享受不到产业红火带来的红利。面对同质化严重、质量参差不齐、优质红木资源越来越少的现状,逐渐走上管理岗位的“80后”“红创二代”扛起了“因时而变”的大旗,以突出特色、差异化经营的方式,走上了转型升级之路。

双洋红木在王海洋的带领下,正在朝两个方向转型:一是细分消费群,产品多元化,“简·悟”系列的面世,就是区别传统红木,以新中式风格进入更多百姓家庭;二是拓展外延,打破“红木”局限,做“木”的生意,为此成立了古建、家装、三个事业部,从造房子到、再到配置,以为龙头,搞定“与木头相关的所有产品”。

杜长江掌舵的卓木王也脱离了“红木”二字的束缚,定位为“中式精致生活大”,红木产品从古典到时尚,都很齐全,却都只是大的一部分,消费人群定位也从“土豪”转向“文豪”,在的驱动下,提供给客户的是集空间布局、原木整装、红木、配饰于一体的整体方案,专为别墅、大宅、院落、古建提供中式精致空间一体化服务。

吴春飞掌舵的东遇正在走出苏阳红的影响,单独打响自己的品牌。在做好产品的基础上,他挖来在红木行业具有超强拓展能力的韩五洲做营销总监,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在全国开出90多家专卖店,计划2019年将这个数字翻倍。与此同时,吴春飞正在酝酿一个全新的品牌,风格更加时尚轻奢,增加软包、铜、布艺、石头、皮等材质,与东遇的现有产品形成互补,作为东遇的子品牌对外扩张。

方洪以明式文化的细致阐释让明尊品牌独树一帜、马姣姣通过开设服装店的方式给御乾堂培育新客源、吴奕玎将网络推广娴熟地运用到大清翰林的销售中……“80后”掌门人和管理者的崛起,正将文化情怀、国际眼光、创新思维注入到东阳红木这个既传统又时尚的产业中,东阳红木转型升级的新故事,注定会更加精彩。

(责编:许维娜、孙红丽)
m88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

潮流饰家